毁誉参半:他是国画大师,但是破坏敦煌壁画,一生桃花不断并且娶了女儿的同学

“生未同衾,死亦同穴”,此种感情让人觉得大师一定是痴情之人,其实不然,你可知道张大千一生一妻三妾,红颜知己无数。张大千常到国外交流,几乎每到一地,他都会收获一位红颜知己,众所周知的就有朝鲜少女池春红和日本女子山田喜美子。

张大千的一妻三妾在他每一个创作阶段都起了一定的作用,但若论陪伴的时间则要数最后一位——与张大千结婚时年仅18岁的徐雯波。

除了张大千妾室的身份,徐雯波还是张大千女儿张心瑞的同学,她听闻好友父亲竟是国画大师,提出到张府拜访,谁知一来二去竟然珠胎暗结,遂奉子成婚。徐雯波在张大千的后半生中,由内地到台湾、香港、印度大吉岭,再到巴西“八德园”、美国“环荜庵”,最后定居台湾外双溪“摩耶精舍”,始终寸步不离。

如果说以上只是那个特定时代里艺术家的风流韵事,不足以大惊小怪,那么张大千最让人争议的只怕是率团队考察莫高窟时的种种作为。

据资料记载,张大千为临摹内层壁画,大肆剥落损毁了外层壁画,虽然其声称在毁坏外层壁画时,留下了临摹稿,但他的临摹,并非对被毁壁画的忠实记录,相反,只是根据个人理解而绘成的“还原图”,这就直接导致被毁壁画已没有任何可能再现,惟张大千拥有独一份的带有强烈个人印记的“还原图”。

所以后来学界一直有一种声音,“张大千在敦煌临摹壁画以后把壁画铲掉来保证自己是孤本”,而且有在场之人目睹张大千因个人喜好,“大刀阔斧,将宋元壁画砍去”……此行为的破坏性难以估量,大量壁画在张大千临摹期间损坏销毁。

事实上,除破坏壁画一项外,张大千还带走了数量不明的敦煌文物,这些珍贵的文物“后来流散到日本天理大学图书馆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“五百年来一大千”,他血战古人,临遍中国古画,并且作为集大成者、开创先河,然破坏壁画、私运文物,这是一代国画大师永远抹不掉的污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