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白石刻一枚印章,之后就苦练绘画,最后终成一代国画大师

聊国画艺术的朋友们都了解齐白石,而在他的前面,有一位泰斗级别的人物无人能及。

不管是在画坛还是在书法艺术领域里面,又或者是印章这个行列内,他是独一无二的存在,齐白石在他面前也得虚让三分,此人正是吴昌硕!

身为晚清与民国的最后一座文化高峰,吴昌硕也被当时的圈内人尊称为“石鼓篆书第一人”,真正做到了他称第二,没有人敢称为第一。

说起关于齐白石的绘画,其实早年画坛之中有这样子的说法,在吴昌硕面前,齐白石的齐派画法不足为奇,从这里也足见吴昌硕的绘画功笔有多厉害了。

齐白石在他的面前是晚辈,但同样爱绘画的他是对吴昌硕表达了非常高的崇拜和敬意。但苦于自己是晚年得志,年轻之前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,甚至更谈不上大师,所以他没有办法与吴昌硕在一个圈子里面。

齐白石喜欢写诗,曾经不止一次送诗给徐悲鸿或者是朋友们表达自己的文人才子之气。曾亲自写过一首诗,表达自己对吴昌硕敬意。诗中二句是这样子的“我愿九泉为走狗,三家门下转轮来”!

什么意思?这一句话一方面说明了齐白石求师心切,想要拜吴昌硕的名下,而所谓的三家门下当走狗,也说明了他对这些人的五体投地。

三家是指吴昌硕,徐谓和朱耷!虽然后二位已经仙逝,但这一句话也表达了齐白石对吴昌硕的崇拜有多强。

文人自有傲骨,吴昌硕哪会与一个年长又没有作品和名气的齐白石相见呢,但多年之后,齐白石的名气开始大了起来,北方一带都传出了齐白石三个字。

这时候的吴昌硕疑惑了,他早就听说过关于这一个老木匠的事情,于是就出于自己的不悦,说了一句当时圈里人都流传的话,不好听,但也算是打击到了齐白石。

这一句话就是“北方有人学我皮毛,竟成大名?”,而出于自己崇拜的前辈说自己只是学了皮毛,之后的齐白石也是自知理亏。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与吴大师相比并论,所以此后的齐白石借此刻了一方印章,上面内容就是“老夫也在皮毛类”,以此来激励自己。

真正厉害的大人物,像吴昌硕这样子的全才文人,其实骨子里都是有着文化人相轻的一种傲气。可以理解成他看不起齐白石,也可以看成是当时二股文化流的碰撞。

但也足见当时的那个旧社会之中,真正的文化人,是受得住社会的考验,也是需要有一定的才学才可以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牛人。

受到了刺激的齐白石从此借着这一枚印章,开始不断的激励自己独创自己的齐派绘画风格,也才有了后面的很多关于他自成一派的风趣作品。

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拜在吴昌硕的名门,但其实齐白石也算是受到了吴大师的影响,绘画的工笔与技法才达到了最后一步的成形。

从这一点来讲,如果没有吴大师的激励,恐怕国画领域里面就出不了那么多关于齐白石的作品了吧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